2014年10月31日星期五

收到好多飛鴿

好多飛鴿,以及少數攝影作品,你們好棒好棒。
臉書亦收到好多問候,謝謝你們。
人生無常,我已經沒有時間可在網路教導你們了,恕無法一一回覆了。無論在海內外,你們都是偉大的中國人,謝謝你們的祝福。
人的生命很脆弱,很想和你們做一輩子知己,可惜天不從人願。只要還能撰文,我會每天分享點點滴滴,謝謝你們的祝福,也祝福你們生活快樂。

2014年10月30日星期四

住院目的是確診肝癌末期


我希望把肝癌末期的僅存歲月和網友和少數友人分享,不是演戲,我的姓名只有二個字,葉貴。葉清雲是紀念先父先母要改名,還沒改,不改了。過去數個月是在病痛中完成掃尾,所謂受人之託,忠人之事,如今圓滿已了無牽掛,乃能赴醫院看病,確診。

住院不是開刀,主要目的是要磁振造影和其他檢查,一定要確診,也聽聽看醫生們的建議。我的肝報廢了,動刀會肝衰竭。確診後,看要住那,等待肝癌破裂出血休克而死,這個也要簽不動刀,不然給我動刀,插滿管子一直輸血,折磨而死。

今天醫生沒看診,只有耐心聽我講話,後來問了一句話:你真的不曾到其他醫院檢查過?
然後,跑隔壁拉來另一位醫生,說排到11月10日,等十天太危險了,另一位醫生說有交代二個人要立即住院,我是其中一位,想必是緣於昨日的超音波。

我堅持不住院,不治療,遂告訴醫生我要住院請人打一通電話可立即安排,請醫生開11月10日,門診完成了。醫生無奈,聊一聊乃知我在各大教學醫院還有人脈可用,曾經照顧過這麼多老榮民,遂一直交代只要腹部痛就叫救護車跑急診,不要猶豫,但是送來了可能也會被開刀,十分關心我的身體狀況,擔心破裂大出血,斯是一位有醫德的好醫生,將來的前途大有可為。
我一聽,沒住院不行,沒有確診,肝癌破裂被人家送到醫院也會開刀,其實我的身體是救不回來的,肝快報廢了,只會折磨而死。

醫生和昨日的檢查員也必是心裡有數,其實人人必知是肝癌末期,也批示要立即住院,只是腫瘤位置非常糟糕,尚無法確診,尤其這麼嚴重的病人不是門診醫生能處理,對於權威醫生來講,病例可能有點特殊性,遂產生治療興趣。掛號沒有指定醫生應是住院的,可能是實習的年輕醫生。

我沒有保險,確診又不能領錢,卻是這麼困難,身心折磨。明天下午去掛急診住院,確診後看要搬去那迎接死亡,或是住安寧病房不要給人家添麻煩。不論在那,同樣是修行,只是這裡租賃,肝癌破裂死在此處會讓無辜者損失很大,所以不能住了。

本人會開放給網友探病

網路玩了一年七個月是緣分,明天先住院檢查,屆時穩定,我會公布所在病房,或許會搬出去迎接死亡。
我要先交代後事,十天後還活著乃會開放給網友探病,估計也沒有幾個人。

有立即生命危險,需立即住院檢查

昨天超音波的15公分應是放大圖,目前只能確認主要腫瘤7公分,惟門診不能確診肝癌末期。

有立即生命危險,需立即住院檢查才能確診,可能是肝、膽,長在大血管,隨時會破裂出血死亡。腫瘤生長位置非常糟糕,如果住院評估能開刀,預後也會很差,100%沒救了,明天只是要住院準確評估,避免在家裡爆裂死亡而來不及交代後事。

今天不住院,最後一夜回來把鑰匙交給友人,明天中午先掛急診住榮總檢查再議。住院有筆電可上網,一樣會撰文,以及交代後事。可記錄的時間可能不多了,好快!

今天陪同的友人不能接受事實,聽到有立即生命危險就一副苦瓜臉。好像從來是我在安撫別人,瀕死病人還要負責安撫健康者,真是人生如戲,戲夢人生。累了,聽首歌,睡一覺!

下午要去確診肝癌末期

上週是二十多年來首次掛號看病,去年夏天補繳了十年健保費,如今健保卡終於用上了,我告訴醫生:我懷疑肝癌末期,惡性腫瘤壓迫到胃,或許還有心臟,所以這半年來全身無力,疲倦不會恢復,天天腹瀉、食慾不振、噁心噁油、體重急速下降、脈搏100以上,所以今天前來掛號確診肝癌末期,以便於安排後事。

醫生以為我精神出了問題,他聽診了一下認為是腸胃病,遂引開話題講一些勵志之語要開藥方,惟本人堅持是肝癌末期。
我有點生氣告訴他:你還年輕不懂肝癌,腫瘤長在我的體內,我最清楚,現在外觀沒有症狀是僥倖,一旦嚴重發病,可能幾天就走了。如果不信,請聽聽我的心臟和脈搏。
他聽了聽,臉色訝異,遂告訴我:如果真的不舒服要掛急診,不要看門診。
我回答請他記錄:我B肝帶原40年、菸抽25年、檳榔和烈酒喝了8年到10年,胞兄39歲肝癌往生,堂兄40歲肝癌往生,我能活到42歲是第一名。六月份從嘉義搬到台中,昏眩數日差點休克,未就醫,這二個月自我調養,身體穩定有了體能前來確診,不然怕是沒有機會了。我的病,如果掛了急診必成為活殭屍,再也走不出來,所以今天靜靜地來看門診望能確診,轉頭回公園攝影、撰日記,愉快地擁抱死亡。
他聽了同意安排一般程序的檢查,這個速度很慢。
上週看病完是驗血、胸部X光。
昨天是腹部超音波、胃鏡。
今天下午要第一次回診,宣判死刑。

昨天超音波,我告訴檢查者是自己懷疑肝癌末期來確診,請不要對我隱瞞所見,請告訴我腫瘤多大、有多少顆。他遂開始檢查,不一會臉色沉重,問過去二年有沒有檢查、何以B肝帶原從不檢查、現在會不會腰痛、有沒有妻子兒女、做什麼工作之類的話題。我說二十多年來是首次到醫院看病檢查,以前日日進出醫院是照顧老人家,後來聊開了,遂請我看一張超音波,我一看是一顆超過15公分的腫瘤。我立即說惡性,檢查者也當場研判是惡性,曰:要立即安排斷層掃描才能看得更清楚,一定要接受治療,一定要接受治療。
我笑了笑,保證今天一定回診,不要怕我跑掉前往別家醫院。然後又做胃鏡,又說找到了東西,胃也受到東西壓迫,但是沒有多說什麼。胃鏡難過,窒息感覺不舒服,還流淚了。

今天下午確診後,我會開始安排幾件事情:
1. 不去戶政改名葉清雲, 就此將清雲寄語給先父先母。
2. 龍德寺重啟工作交給別人。
3. 不買房了、不辦公了。
4. 住那個地方再商議。
5. 我會每天在網上記錄肝癌末期的生活,直到昏迷不能撰文,迎接死亡。
6. 我拒絕吃藥物,拒絕接受住院治療,包括化療、放射線,請善知識不用介紹最新療法和偏方。

下午回診應是最後一次進入醫院,再安排斷層掃描其實並沒有意義。修道者清楚自己的身體,我描述的腫瘤狀態和生長情況,與超音波和胃鏡是不謀而合,斯可驗也。

今天是10月30日,明天是先父往生三週年忌日,我也要安排自己後事,11月1日可以開始記錄肝癌末期的快樂生活。

人生是緣,一切無常,死生一如,昨日終於了解赴台中因緣是確診肝癌末期,可謂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也。肝癌末期是病,亦非病,一切在於主觀者如何看待生死。本人一生最厭惡是自言戰勝癌魔、病魔,這種自私自利的苟活心態,自生命哲思以觀實不足取。人從誕生在地球的第一天即註定百多年內死亡,除非意外死亡或早夭,也不可能不生病,據此可驗:肝癌只是某些人的生命歷程,何以人類要冠上癌魔、病魔?一個人能活到42歲該滿足了,還有什麼好可惜的?

頭暈,出門回診,聽判死刑。晚上再聊!

2014年10月29日星期三

本部落格自11月1日起停止更新

敬啟者:

如果台灣訪客需要宗教方面的諮詢服務,請洽臉書。在臉書未設龍德寺官網之前,如果亟需諮詢,請發訊息給本人,惟諮詢服務僅限於台灣人。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yehchingyun

大陸人和海外訪客請洽
http://www.jgshijing.com/

此致
園丁 葉清雲 上
2014年10月29日